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2942.第2942章 云離、靜水
    九十九重天地內,葬古兇王滿面惶恐。

    它望著那女子,甚至不敢出聲。

    其身軀,在這一刻盡是顫栗。

    它仿佛知曉這女子的身份,更知曉這此女絕不是他能夠招惹的存在。

    女子抬眸,靜靜的注視著葬古兇王。

    她腰間尚有兵刃,有劍,槍,輪,印,皆如小巧掛飾,在腰間靜靜的搖曳著。

    “無,無……”

    葬古兇王的聲音,蘊含著無盡的恐懼。

    而就在這時,一道恐怖絕倫的劍芒,已赫然貫穿在這葬古兇王的頭顱之上。

    秦軒一襲白衣,出現在這葬古兇王之首,萬古劍凝聚十道之力,近乎是匯聚了所有本源之力的一擊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葬古兇王的聲音,戛然而止,他身軀僵滯,赤瞳,在這一瞬間,更在失色。

    赤紅色之血,如若瀑布,從劍痕之中流下,墜落,其身軀生機,更是在迅速腐朽,散去。

    這一劍,已經徹底斷絕了葬古兇王的生機。

    這一劍,也耗盡了秦軒所有之力。

    世人皆驚這天地動亂,秦軒眼中,卻仍舊心系這葬古兇王生死。

    女子眼眸微動,落在秦軒身上。

    她腳下輕輕一踏,一步,便已經騰空入秦軒身前。

    二者,相隔數十丈。

    秦軒的嘴角,有血跡不斷涌出,難以止住。

    他艱難抬眸,望著此女,“你恢復記憶了?”

    女子未曾回應,她只是靜靜的望著秦軒,眼眸,未曾有半點變化。

    葬古兇王的尸體,在這一刻,轟然便墜落向大地,女子卻是腳下輕輕一踏,一瞬間,天地間,如若凝固,葬古兇王的尸體,僵立在這天地之中,不曾再有墜落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道驚怒到極致的怒吼聲,驟然響起。

    一道八尺神魂,赫然間,從這葬古兇王的尸體之中沖出。

    秦軒的瞳孔在凝縮,這一劍,他斬斷了葬古兇王的生機,可這葬古兇王的神魂,竟然還未曾隕落?

    至少在秦軒相遇的神靈之中,他還從未曾見過。

    若是斬破其帝身,一般的神靈,便足以隕落了,在仙界之中,尚且有帝念仙魂不隕之說,但神界的神帝卻不能!

    還是說,神王或以上可以令神魂不滅?

    他前世重創夠神王,卻也未曾到斬滅的地步,未曾見過這一幕。

    這一世,他更是未曾殺過神王。

    葬古兇王怒到了極致,那神魂,轟然間,便向秦軒殺來。

    縱然是身軀隕滅,這神魂,仍舊蘊含著近乎超越神王之力,便是秦軒全盛時期也難敵,何況,之前那一劍,秦軒險中求勝,已經耗盡了體內所有的本源之力。

    就在葬古兇王欲報仇之中,一道淡淡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“滾!”

    一字落,那赤色神魂,驟然間,便僵立在這天地之中。

    就仿佛像是無盡的枷鎖,囚困在這神魂之上。

    “你主子還在外面呢,若再動手,九奴,便只剩下八奴了!”女子的聲音很平淡,讓那神魂的眼中,卻是再次溢滿了恐懼。

    隨著無聲無息之中,那禁錮神魂的枷鎖似乎已經消散,葬古兇王的神魂再也不顧秦軒,直接騰空而起,沖向了上方的天地,消失在這九十九重天地中。

    女子,也已經收回目光,她并未向秦軒言語,也并未再看向秦軒。

    其手腕輕輕一動,她手掌內,摘下的神花,便落在了秦軒的身前,隨后,女子腳下一踏,便消失在了此地。

    秦軒望著女子消失的蹤跡,他的瞳孔在凝縮,眉頭,更是緊緊的鎖起。

    此女,知曉他從何而來,葬古兇王,已經之前道明。

    以此女之力,若是想動手,怕是他未必會有生路。

    可此女并不曾動手,而以他如今全力,尚且難以抗衡的葬古兇王,面對此女,卻是畏之如虎,甚至不敢招惹半分。

    “這,便是王土的存在?”

    秦軒艱澀開口,他望著那葬古兇王的尸體,手中寶盆震動,將其收入其中。

    他曾言,要將這葬古兇王懸尸于青帝殿前,他自當做到了。

    可秦軒眼中,心中,卻并無喜悅。

    他望著那一株神花,甚至,他連這神花之名,都不知曉。

    就像是那女子的名字,身份,包括她口中葬古兇王的主子。

    秦軒的身軀,赫然從空中墜落,他抬眸望向那破碎的天穹,數道洞窟與裂痕。

    忽然間,秦軒的嘴角微挑,露出一抹輕笑。

    “有趣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暗血神朝的遺跡之外,一道赤芒,從那入口之中沖出,飛落在斗笠女子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無,無上!”

    葬古兇王的神魂滿是惶恐的開口,在斗笠之下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言,本殿下自知,不怪你!”

    女子淡淡開口,她目光仍舊在那遺跡入口處。

    葬古兇王的神魂一震,旋即,它便化道一道赤色玉墜,落在了此女的腰間,靜靜的懸掛著。

    在此女的腰間,足有九塊類似的墜,只是這九墜,模樣不同,而且,其他八大墜,都色彩斑斕,栩栩如生,不像是葬古兇王所化,只有一色。

    在斗笠女子的目光中,從那遺跡的入口內,緩緩走出了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是那失憶女子,從其中走出,仿佛令這王域內的天地失色。

    “這一切,是你有意為之!”失憶女子,緩緩道:“第六靜水,你,太多事了!”

    被稱之為第六靜水,斗笠下的女子,卻是輕輕一笑,“你幾經輪回,想要再見他,我已如你愿!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反而怪我,果然,你一向如此愚蠢!這也是我從來都不喜歡你的原因!”

    “輪不到你來多事,更何況,他已經死了,這不是他!”失憶女子淡漠道:“不是你親手殺的么?怎么忘記了?”

    “我剛剛醒來,以你之力,或許也能殺我!”

    女子腰間那四枚神兵,隱隱在搖晃,碰撞,發出叮當響聲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試一試?”

    第六靜水淡淡一笑,“你全盛時期,我也能殺你!”

    “離去吧,我并非是為殺你而來,只是想看一場戲,看來,這一場戲很無趣!”

    女子凝視著第六靜水,足足十余息,她前方,驟然間空間浮現出裂痕,女子緩緩踏入到其中,消失在這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第六靜水望著那女子離去,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。

    四周,一些神靈望著這一幕,滿是惶恐駭然,撕裂空間,這是他們從未見過的事情,簡直不可思議到了極致。

    “還是一如既往的口是心非,一如既往的愚蠢!”

    第六靜水聲音微涼,聲音發沉的吐出四字,似那女子的名姓。

    “第六云離!”

    四字落下,第六靜水已經轉身,在她腰間,一枚神墜緩緩亮起。

    “殺了吧!”

    她僅僅吐出三字,旋即,有兇獸怒吼,浮現在這天地間,四周生靈,但凡能觀之前一幕者,盡數屠戮,無一人而存。

    那尊虎身鱷尾,雙肋生長鎖的恐怖兇獸,化作神墜歸入到這女子的腰間,隨著此女的腳步,消失在此地,徒留遺跡之內……

    滿地尸!
為您推薦
九龙六合图库2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