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三十五章 風雨欲來 (感謝Uim優米的盟主。
    并不知道自己被腦補成什么樣的蘇晝,此時心中卻很是平靜。

    “‘馭獸的惡魂’的味道,有點像是帶著辣味的薄荷汁,雖然刺激,但是一股清新清爽的能量流通全身,全方位的強化,溫潤我的肌肉力量與耐力,并且增加了我的肌肉韌度……哪怕是這個有著龍蛇大力的肉體,也能明顯感覺到強壯了不少!

    他緩緩從已經被靈氣沖擊的一塌糊涂的帳篷中站起,渾身上下閃動著青紫色的三角紋路。

    這些靈性紋路閃爍著明暗不定的光,按照蘇晝的話,就是‘像是被激活的電路板’,而這些光紋最后全部歸入體內深處,固化著他體內進一步強化的靈力結構。

    在穩定修為的時候,蘇晝低下頭,看向自己手:“而這個靈參,內蘊的靈力居然堪比邪魔結晶,以煉精化氣之法吞服,一瞬間,充滿木屬靈性的靈力就填滿了我的全身!

    能看見,此時蘇晝的身體中,裸露于外的手臂皮膚上,有著一根根青色的木質根須正在蔓延,就連手心處都出現了如同葉子一般的紋路……這就是在此世蔓延的同化病癥,倘若再過去百年還未鏟除不死樹,百家義軍也就用不著反抗了,因為他們的后裔一誕生,便是蟠榕不死樹的眷屬。

    不過,這等木氣侵蝕,對于普通人而言或許稱得上是困擾,但是蘇晝的話,只需要運轉自身的神通魔火,便能輕松將這些木屬靈性全部擊碎,化作最精純的靈氣補益自身。

    轟!靈力之火渾身燃燒,化去木氣,令其緩緩散入四肢百骸內,而就在這個過程中,蘇晝對自己的身體本質,也有了更深一層的理解。

    “我的完美之體,是雅拉的不死血,催化我的應龍血脈得到的——所以天賦中包含了‘風助’‘水助’……倘若是其他血脈,亦或是普通人,覺醒的大概就是其他的天賦吧!

    “如今,甚至可以說,我的血肉本質,就相當于神木的不死根,倘若有人拿去移植,恐怕就會被侵蝕成服從于我的低等龍類血脈,并且獲得一定的另類天賦。當然,這個過程必須要我同意才行,不然的話,因為戰斗而失去的血肉,其中的靈性會向我自身返還,本能的再次聚合!

    “所以哪怕是我想要移植不死根也沒可能,那東西就算承載我的靈魂,只要一進入我體內,就會被侵蝕同化,而我的靈魂也只好復歸我體!

    此時此刻,哪怕是雅拉也掛在蘇晝的耳畔上,不禁連連點頭:“戰斗和除惡,果然是噬惡魔主最好的催化劑……這樣的話,你在這個世界的風險收益比又再次變得可接受了——不愧是我選擇的立約者!”

    而蘇晝也哼哼一聲,自得道:“那當然!你的眼光和我的天賦,毫無疑問是絕佳搭配!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。

    永寧七十九年,天正神州。

    南江天京故地,小寒時分。

    即便是冬日,江南的氣溫并不會像是東北那般酷寒,時常都會保持在冰點之上,從天頂處翻滾的陰云中落下的,向來不會是雪,而是冰冷的雨。

    霜寒凝結的霧混雜著冰冷的雨,在江岸兩邊落下,而早已對峙數十年的雙方早已習慣這般天氣,習慣對方的陣地都浸潤在乳白色的冰冷大霧之中,仿佛置身于云端。

    當然,這不過是霧氣罷了……對峙雙方,那位于南岸的一方高層,此時卻是真的位于云端之上。

    ——倘若有宗師眺望,便能穿透層層霧氣看見,在那即便以武者之力也只能遠嘆的三十七丈南江天關之后,便是遮天蔽日根須葉冠橫跨數山的‘神木’蟠榕不死樹,昔日‘舊南天京’的廢墟,以及在那廢墟之上,環繞神木根須重新建立起的‘新南天京’。

    新天京是一座永遠被遮蔽在樹蔭下的城市,城市周圍沒有任何田地作物,也無任何高大的植物,唯有一顆顆巨大的茸菇生長,作為食用的作物。

    這一切都是因為方圓千里內,所有的陽光,都被蟠榕不死樹的樹冠遮擋在數百丈之上的高空。

    樹蔭之下,無風無雨,無陽無水,所有居民都承接神木露水而活,而在神木上下周邊,唯一可以享受到陽光的地域,只有一處。

    那便是真正位于神木之頂,云端之上的‘永寧天宮’!

    名為永寧天宮的巨大木質建筑,位于比尋常山峰還要龐大的‘蟠榕不死樹’樹干頂端,它沒有任何可以供應普通人上下的出入口,想要進入其中,必須是強大到可以沿著樹干行走,在神木那巨大的枝葉中跳躍飛馳的武者。

    傳聞永寧天宮并非人力搭建,而是成就了不死的神帝與神木溝通,令其自發塑造成如今宮殿模樣的。

    也有人傳聞,天宮基址是神帝號召二十八神將與三千神兵,依照宗匠之言耗費三十三日雕刻而成,作為與神木溝通的祭壇。

    當然,不管是哪種傳聞,議論這些話的人都已經死了,成為了神木的肥料。

    永寧天宮并無多少人駐守,滿打滿算,也就二十七位武者境界的宮女仆役……成為神木眷屬后,無需吃喝,也無需眠休,自然是省了許多事宜,再加上居住于此的神帝與大國師二人皆是舉世無敵的大宗師境界,更不需要其他人護衛,哪怕禁衛也只是在樹下的新南天京中巡視,故而連這個建制都撤了大半,只留下寥寥幾位有特殊職位的護衛。

    位于云頂的天宮仿佛孤立于人間,時而俯視流云在之下掠過,時而又整個被高聳隆起的雨云吞沒,不變的是寧靜。

    可今日,寧靜被打破。

    宮殿內的一個寬敞的房間內,突然有一片寬大的葉子亮起了明亮的青光,上面有清晰可見的紋路呈現,而一直在此等候的一位全鎧侍衛立刻從椅上起身向前,將此頁摘下,然后看也不看地轉身離開,大步但卻無聲地走向宮殿的最高處。

    沿途還有其他的侍女仆從抬頭,露出驚訝的‘目光’。

    那是一位位由葉片和扭曲的樹枝構成的‘人形’,它們平日無事時便扎根于天宮的地板上,如同植物一般吸收著周圍的靈氣,浸潤在神木溢散的木氣中——當然,它們不敢吸收半點木氣,因為那是只有神帝與國師可以享用的珍惜資源。

    無論是侍衛還是侍女,都如同植物一般安靜的生活……已經很久沒有這般緊急的狀況需要報告了。

    很快,拐過層層走廊墻角,這位高大的全鎧侍衛便來到宮殿最高處——‘蟠榕不死樹’的樹梢。

    以及,圍繞這樹梢建立的,巨大的三層‘天壇’。

    天壇之上,烈陽似火,和樹冠下那浸潤在陰雨霧云中的城市與防線不同,此處絕大部分時間都是這般晴朗,倘若無云,可以輕而易舉俯視周圍千里山河,即便有云,也能感悟天地壯闊。

    能看見,有兩個異常高大,且異!揲L’的人影,正‘扎根’于天壇中央,有青色的靈光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,凝聚在二‘人’的身上——甚至就連那侍衛身上,都有絲絲縷縷的木氣被掠出,納入那兩個人影之內。

    平靜……這兩個高大如同巨型木像一般的人影,也是如同植物一般地平靜,它們就這樣安靜的沐浴著陽光,紋絲不動地扎根,仿佛與這片天地合一。

    沒有說話——或許早就不能說話——全鎧的侍衛大步走上前,不管自己那正因為木氣被抽離而逐漸枯萎的手臂,它半跪在那位穿戴深青木德龍袍的身影面前,呈上那片寫滿紋路的寬大葉片。

    “嗯!

    那身影沒有轉身,甚至沒有動,沒有說話,只是發出一字輕聲,示意對方退下,但葉片憑空浮起,飄到它的身前,供它閱讀。侍衛也急忙無言地退下。

    而在離開天壇前,侍衛聽見一聲帶著怒意的輕哼。

    “廢物!

    一時間,原本陽光明媚的云頂祭壇周邊陰云驟起,青色的木氣因為皇帝的意志而在半空中震蕩,催發出了狂暴的風云水氣——一時間,整個天壇都被溢散的陰云包裹,而陰云內,侍衛所能感受到的所有生機盡滅,無論是微菌還是苔蘚,全部都化作死寂的尸體與枯枝。

    ——先天異象!

    察覺到這一點,于是它戰栗,后退的更快。

    天壇之上,一念起便引發周身天地元氣反應的人影雙瞳轉動,這穿著青色龍袍的人影看完上面的紋路,然后隨手一揮,將其飛射給另外一位身披道袍的人影:“數日前,說‘百人即可攻下’,今天又道‘千人可以一試’……那明天,豈不是要說‘非萬人不可’?”

    “何不說需朕御駕親征?”

    這是氣話,但龍袍人影搖搖頭,將那溢散至整個天壇范圍內的死云之氣收回體內。它思慮道:“這才幾日,便折損兩位大將……赤地與馭獸都是老成之輩,不會輕易做出決定,想來,不是內應出問題,就是百家逆賊真的又出了一位大宗師,藏在太白山那里,打一個它們措手不及!

    “國師,汝怎看?”

    被稱為國師的道袍人影接過葉片,它讀完后沒有立刻回答,而是抬頭,手中掐印,雙眼放出明亮到仿佛太陽的靈光。

    它看向東北方向,周身靈力卷動,似乎是憑借什么媒介眺望極遠處。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但片刻后,它身軀抖動,一聲悶哼后,體表震蕩出層層青色木靈之氣,進而又轉化為道道甲木雷光,化作電弧掃過全身。

    “無法窺視……是天地之氣的反噬?”

    國師深吸一口氣,令周身電弧平復,自愈剛才靈力躁動帶來的內傷,它疑惑的自問一聲,然后便轉過頭,看向一旁的龍袍人影:“陛下,或許是那神兵秉這神州人族氣運,乃至這天地萬物氣運而生,作為‘化龍劫’,甚至是‘不死神樹’的‘天劫’一部分而存,故而難以解決,甚至無法窺視!

    “如果想要根除,恐怕不是多派幾位魔將的問題!

    能看見,這位國師的身材頗為奇特,它無論是面容還是身體結構,都和人類無太大區別,甚至堪稱清塵脫俗,只是身高十四尺,面如青玉,不像活物,反倒如同一座精雕的仙家玉像——但在其雙肩腰后,卻有一條條充滿生機的青色木質根須纏繞,構成如同雙翼和尾巴般的結構,并扎根在天壇之上。

    遠遠一看,整個人仿佛是一株沒有樹冠的老樹。

    國師身穿道袍,腰間還佩戴著一把赤金銀紋法劍,有四象圣獸和麒麟的紋路在劍鞘上閃動,帶著明亮的雷光跳動……奇怪的是,這個法劍大小無非也就是四尺八寸,雖然不短,但青玉巨人用這劍定然很不順手,甚至那過于龐大的手指捏住劍柄都難,也不知為何坐擁一國之力的國師不做一把更符合自己體型的法劍。

    “百家逆賊的神兵……”

    國師放下手中葉片,已經徹底沒有瞳孔的玉質眼球微微轉動,它淡淡道:“這滅度之刃,能聚地脈靈火之力滅吾等軀體,匯聚高僧舍利涅槃之意寂吾等心神,更以西域星罡砂為材,匯聚天星天火之力斬殺神木不死之氣……這等神兵,的確是能將體,魂,氣三者皆斬,可以斬滅吾等不死的神兵!

    “而且,又有一位新的大宗師嗎……陛下,看來派再多大將也不夠啊!

    “嗯!北粐鴰煼Q之為陛下的青袍人影點點頭,它沒有多話,只是輕聲道:“愛卿!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陛下你先獨占神木之氣,早日化龍,晉升先天!

    聞言,國師微微點頭,它晃動身軀,將腳底與尾部,將那與天壇相連的根系根根拔起,發出清脆的啪嚓聲。

    待到全部根須都拔出后,它舒展了一下筋骨,然后澎湃的靈氣浪潮便從那高大魁梧的身軀中溢出,化作在高天處卷動的滾滾乙木狂風——這風與天壇之下的云層互相呼應,登時整個天頂都響起宛如龍吟一般的風嘯之聲。

    隱約間,云中閃電亮起,又有雷聲于這風中轟鳴。

    在這風雷之聲中,有依舊淡薄,仿佛并無任何情感人欲的人聲響起。

    “而我,將率神木衛,代陛下您親征太白天山!

    永寧79年,小寒時分。

    有真氣空艦自南天京起,直飛東北遠山。

    于其之后,有云霧煙靄隨之升騰,雷鳴大雨隨之而落。

    風雨欲來。

    ===推朋友書===

    推薦一本老朋友的書《吾乃游戲神》,玩家流,穿越游戲之神,經營領地。

    這本書是老朋友寫的,質量和更新都有保證,我是一直追讀,非常好看流暢,可能有點偏日常,但是不減精彩,劇情暖洋洋的,很有期待感!

    十分推薦~順便求個推薦票
為您推薦
九龙六合图库2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