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止戈罷戰
    玉軒閣的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無咎負手而立,衣擺隨風。

    三位老者,由遠而近,竟是玉介子,與普重子、垓復子。

    無咎微微皺眉,遂即又回頭看向身后。

    三大神族長老率眾離去之后,再次聯袂返回。不過,他此番亦非孤身一人。

    十余丈外,站著萬圣子與樸采子、沐天元。強敵的去而復返,使得兩位家主驚慌不已,便找到無咎兄弟求助,然后與萬祖師一道前來應付狀況。鬼赤等人與原界弟子,則是留守玉軒閣就地待命。

    “清晨時分,三位惶惶而去。如今不過黃昏,緣何又回來了呢?”

    無咎看向前方,出聲質問,他淡定的神態,自有一股凜然的氣勢。這是他逃脫寶鼎困殺,重創三大長老之后,突然多出來的一種強者的姿態,卻又仿佛與生俱來而威勢天成。

    三位長老收住來勢,各自站穩身形。

    雙方相距百丈,隔空對峙。

    無咎依然云淡風輕,繼續說道——

    “玉介子長老,有沒有見到玉真人?他是你的晚輩,也是我的好友,如今下落不明,叫人甚是掛念!”

    而他的指名道姓,玉介子未予理會,反而扭頭他顧,置身事外的模樣。

    倒是普重子與垓復子往前兩步,先后出聲——

    “公孫無咎,原界與神族就此罷戰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去歲至今,你我大戰不斷、傷亡無算。若能止戈罷戰,與彼與此,皆不失為明智之舉!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無咎冷笑一聲,打斷道:“所謂的罷戰,不過是緩兵之計。兩位長老,又何必自欺欺人!

    一年多來,雙方大戰的間隙,也有過短暫的休戰,卻無非是爾虞我詐,只為繼續拼死拼活。所幸原界的運氣不錯,一次又一次逃離絕境。如今神族一方,再次提出止戈罷戰,莫說是原界的高人,便是晚輩弟子也不會相信。

    卻見普重子與垓復子搖了搖頭,鄭重又道——

    “神族八郡,傷亡慘重,族中的老幼,折損七八成。而原界僅剩數千人,想必也無力再戰!

    “你我相隔三千里,互不侵擾。至于雙方的恩怨,暫且擱置,待尊者現身,由他主持公道!

    “神族絕不率先挑釁,你也莫再暗中偷襲,否則魚死網破,只怕原界承受不起!”

    “無論你相信與否,言盡于此,是戰是和,悉聽尊便。告辭——”

    兩位長老的言辭倒也懇切,卻又帶著威嚇之意,雙雙拱了拱手,然后告辭離去。

    玉介子,自始至終沒有出聲。他離去的時候,也是如此。不過他轉身之際,竟沖著無咎丟下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三位長老的身影已消失在暮色中。

    無咎依然目視著遠方,神色中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萬圣子與樸采子、沐天元飛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無先生之所見,與老萬不謀而合。三大長老的登門求和,定然有詐!”

    “神族同樣不堪再戰,三位長老傷勢在身。此番即使有詐,料也無妨!”

    “而神族等待尊者現身,我原界又何嘗不是如此!”“樸家主、沐家主……”

    無咎突然緩緩抬起右手,打斷道:“我趕來之前,據說原界大勝神族,并斬殺了兩百余萬眾,其中的九成是老人、女人與年幼子弟?”

    樸采子與沐天元不明其意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無咎又問:“其中有沒有青龍郡的高手?”

    “僅為八郡子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青龍郡的高手與三位長老,今日始達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

    無咎轉過身來,眉梢舒展,稍作沉吟,吩咐道:“既然神族求和,你我趁機休整幾日!”

    樸采子與沐天元換了個眼色,雙雙松了口氣,舉手應聲——

    “嗯,便依老弟所言!”

    無咎抬手一揮,往回飛去。

    對于樸采子與沐天元來說,能夠趁機擺脫苦戰,短暫的歇息幾日,已是頗為難得。至于三大神族長老的誠意如何,已無關緊要。

    而萬圣子卻疑惑難消,返回途中,他纏住無咎,詢問不!

    “你真的獨自一人,重創三大長老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那是三位天仙九層的高人啊,你以寡敵眾……而你的修為……天仙圓滿……也不像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懵懂呢!”

    “怎么會……你小子沒實話。而你豈敢相信普重子與垓復子的求和,便不怕重蹈覆轍?”

    “否則還能如何?”

    “而你方才的問話,好像是另有所指哦!”

    “老萬你察覺沒有,普重子與垓復子,提及八郡子弟,卻忽略了青龍郡,又是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或許隨口一說!

    “只怕三人不和!

    “玉介子的青龍郡,與其他各郡不和,此事早有傳聞,又能怎樣呢?”

    “靜觀其變吧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千里外。

    夜色已然降臨。

    而前方的山谷中,依然混亂不堪。就此看去,到處都是人影。兩百余萬的神族子弟,盡在此處,卻多為老弱之輩,真正的修仙高手已不足四成。

    山頂上,站著三位老者,卻神色不同、心緒各異。其中的玉介子,臉色有些陰沉。普重子與垓復子,則是出聲抱怨——

    “玉長老請看,我八郡子弟如何再戰?”

    “一年多來,各郡與原界苦戰不休,從斗牛殺到天獬、狻猊,從天馬殺到天獅、玄鯤,從白鳳殺到赤蛟、青龍。只因我三人對付公孫無咎,便讓各郡子弟先行追趕賊人。誰料抵達玉神海之后,竟然連遭大敗,兩百萬族人慘遭屠戮,接著又被神衛逼著反攻玉軒閣。若非你我及時趕來,后果不堪設想!”

    “而我八郡忙著追殺賊人,無暇他顧,致使無數的族人凍死在冰雪之下,困死在洞窟之中,罹難者又豈止百萬、千萬……”

    “倘若玉長老執意再戰,恕我八郡不能奉陪。青龍郡尚有十萬精銳,足以對付原界賊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倒不如等待尊者現身,由他懲治公孫無咎……”

    普重子與垓復子雖然在抱怨叫苦,卻也句句屬實。八郡子弟的傷亡之重,已讓兩位長老難以承受!八圆钜!”

    玉介子搖了搖頭,道:“不管兩位是罷戰、還是求和,玉某人并未阻攔。至于如何對付賊人,改日再行計較!

    他拱了拱手,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普重子與垓復子默默相視,神情苦澀。

    八郡慘敗之時,青龍郡的高手并未參戰。當三位長老趕到玉神海,玉介子卻要八郡子弟協同青龍郡攻打原界。普重子與垓復子不肯答應,便據理力爭,并與賊人求和,無非是怕殃及族人而帶來更為慘重的傷亡。誰料玉介子惱怒之下,竟冷眼旁觀,不聞不問,顯然不再理會八郡的死活。兩人是心知肚明,偏偏又有苦難言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邊。

    無咎背著雙手,踱步而行。

    又是一個清晨來臨,依然沒有日出與朝霞,而清晨的天光,卻有些明亮晃眼。海邊的草地,也隨之多了幾分青翠之意。只是稍顯燥熱的風兒吹來,依舊帶著濃重的血腥。

    “已是何年何月……”

    無咎踱步之余,輕聲問道,又腳下一頓,微微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空無一人。

    無論是鬼赤、萬圣子,龍鵲、夫道子,還是原界的高人們,不是在忙著備戰,便是歇息療傷。

    此時的他,無人陪伴;蛘哒f,也沒誰有工夫聽他啰嗦。

    “戊辰……不,己巳年的八月……”

    無咎掐著手指,估算著年月。他的修為,愈來愈高,他的記性,還是沒有長進。有關神洲的一切,怎么也忘不掉。尤其是風華谷的五月,至今記憶猶新。而曾經走過的歲月,遭遇的苦難,卻漸漸模糊,總是記不清楚;蛟S是人老所至?如今他的年歲已近耄耋之年,擱在凡俗的說法,已是等死之人,有所糊涂也在常理之中。

    而哪怕真的垂垂老矣,他也不會屈從命運的束縛。

    玉神海,就在眼前。有關天書,也就是《無量天經》,與那場浩劫的真相,即將揭曉。此外,他身后多了數千個追隨者,遠方更有無數人的期待,逼得他不敢停歇、也不敢有絲毫的懈怠。

    無咎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玉神海,依舊是波瀾不驚。

    既然玉神海有飛羽不渡,五行不載之說,而那一千多個神衛弟子,又來自何方呢?

    他駐足片刻,離開海邊,走到一片山坡上,撩起衣擺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玉軒閣,便在數里之外。

    各家高人忙碌之時,他卻在徹夜的守望。

    三位神族長老離去之后,并無異常發生。也許正如猜測,玉介子的青龍郡圍攻原界不力,有漠視八郡子弟死活的嫌疑,使得他與普重子、垓復子嫌隙加劇。若真如此,這場持續已久的大戰或許能夠消停幾日。

    無咎揮袖輕拂,一層禁制籠罩四周。他幽幽緩口氣,翻手拿出一把黑色的短劍。

    小巧的魔劍,一如從前。

    卻時光荏苒,歲月變遷。曾經的風雨征程,猶如夢幻。生死的匆忙,掙扎的疲憊,令人來不及回首,更無暇顧及沿途的風景。嗯,便是想要來段感慨抒懷,也沒了詩情雅興!

    無咎撇著嘴角,神色自嘲,爾后舉起魔劍,心念微微一動。

    與之瞬間,魔劍中傳來慘叫聲——

    “救命……”
為您推薦
九龙六合图库2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