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五百零一十四章 山西駐軍情況報告
    回到大同鎮城之后,劉君韜并沒有立即對大同鎮各處兵馬進行整頓,而是讓大同鎮總兵官薛桐繼續按部就班的維持局面,準備先處理一些其他事務。

    此時,劉君韜雖然已經對大同鎮城各處兵馬有了全面的了解,但是對山西其余大部分地方的明軍情況并不了解,在弄清了整個山西兵馬的狀況之前,還不是全面開始整頓的時候。

    天順二年六月,大同鎮城。

    這段時間以來,劉君韜派出了數千名天策軍將士,分成了幾十隊人馬,前往山西各處城池、關隘、堡壘進行查勘,對山西各地駐軍的實際情況進行了核查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山西各地駐守將領已經將各自兵馬、錢糧、軍械的文冊全部上交了,劉君韜也是命人抄錄了幾十份,讓各隊四下核查的天策軍將士攜帶核對之用。

    同時,劉君韜還特意明面下令,山西各地將領均不得阻攔天策軍將士核查兵馬情況,不管是誰,只要是阻攔、阻礙天策軍將士核查各地兵馬情況,天策軍將士均有權當場格殺勿論!

    一時間,山西各地駐守將領為之肅然。

    隨著各隊天策軍將士不斷發回消息,劉君韜的心情也是越來越壞,到了最后甚至已經開始破口大罵了!

    山西一直以來都是京畿的左膀右臂,山西兵馬是否堪戰,直接關系到京畿的安危!

    此番核查下來,劉君韜看著一份份的核查報告,一顆心已經沉進了河底。

    綜合看來,山西一省的兵馬,竟然以大同鎮兵馬最為強悍!

    要知道,大同鎮兵馬在劉君韜的眼里,也可以用“烏合之眾”來形容的,雖然大同鎮兵馬也正面硬碰硬和瓦剌大軍血戰過,但這并不能說明什么,依舊改變不了大同鎮兵馬不堪戰的現實。

    然而一番核查下來,山西各地的兵馬竟然全都遠遠不如大同鎮兵馬堪戰,這讓劉君韜看不到山西明軍的未來,這樣的兵馬到底應該如何整編?這樣的兵馬可還有整編的必要?

    一時間,劉君韜甚至有了一個將山西各地兵馬全部就地解散,而后重新招募、建軍的沖動!

    不過仔細一想,先不說朝廷和兵部會不會允許劉君韜這么做,這樣的做法和劉君韜私自建軍沒有任何區別了,就說這樣做所需的錢糧也是天文數字,朝廷那邊是不可能支援的,光靠商部和山東鎮那邊,也是不堪重負的!

    劉君韜不得不放棄了這個想法,可是回過頭來,劉君韜再看著手中匯聚的資料,心中又是翻騰不已:

    山西各地駐軍將領普遍吃空餉,各地兵馬普遍是缺額三成,少數將領吃空餉甚至達到了四成、乃至五成!只有極個別的將領吃空餉比較少,在一、二成左右。

    即便是這樣,各地將領對現有將士還是克扣軍餉,甚至還從將士們的口糧中扣銀子,歷年都是惹出了不少的事端。

    除了這兩個撈銀子的途徑,山西各地將領還在大軍軍械的打造上做文章,不少地方駐軍的軍械都是“不堪一擊”,這些銀子肯定也是被各級將領吞下了。

    其次便是山西各地駐軍兵備廢弛,各地的堡壘、隘口、哨所都是破舊不堪,甚至一些地方的堡壘、隘口都是已經瀕臨荒廢了,這種情況讓劉君韜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這匯聚到劉君韜手中的情況中,還有情報部送來的情報,是情報部對山西各地將領暗中調查的情況。

    按照情報部的暗中查勘,山西甚至還有一些將領暗中通虜,這些將領暗中向瓦剌販賣鐵器、糧食、茶葉和藥品,這些都是朝廷明令禁止販賣出境的物資!

    現在瓦剌已經覆滅,這些將領又是紛紛和韃靼部取得了聯系,開始充當韃靼部的賣家。

    看到這里,劉君韜不禁想起了后世明末的晉商八大家!

    明末的時候,就是這八家晉商不斷給關外的蒙古人和清軍運送鐵器、藥品等各類物資,甚至直接販賣明軍的各種兵備,還將九邊各地明軍的駐防情況、各類情報作價,販賣給清軍韃子,積累下了豐厚的身家。

    這些晉商根本沒有家國觀念,沒有榮辱氣節,沒有華夷之辨!

    這些奸商的眼中只有白花花的銀子,只有自家的榮華富貴!

    現在,山西那些和韃虜有往來的將領,就是晉商一類的漢奸!

    對于這樣的人,劉君韜就只留給他們一條路,那就是殺無赦!

    于是,劉君韜暫時壓住心中的怒吼,一面開始在軍部、贊畫部的協助下,準備對山西各地駐軍進行全面的整頓,同時讓情報部盡快搜集齊那些通虜將領的罪證,讓稽查部做好鋤奸、拿人的準備!

    與此同時,商部和民部也是在山西各地開始了全面行動,商部在山西各地大舉鋪開局面,到了現在已經盤下了幾十處店鋪,并且在大同鎮城以北開設了十幾處牧場和草場,估計到了明年各處產業大部分就可以盈利了。

    而民部也是通過購買和開墾,積累下了大片的農田,將山西各地的流民、貧困農民招募了過來,全部劃在了民部之下,成為了幕府下面的后備兵力,現在已經按照山東鎮的模式,開始對這些安頓在各地農莊的人力進行編組和訓練了。

    此時,幕府各部的事務都是通過中樞部來協調的,劉君韜收到的各部匯報,也是中樞部代為呈報的。

    當劉君韜準備對山西各地通虜將領動手的時候,中樞部部長藍思齊前來送文書,劉君韜便正好向藍思齊詢問了一下意見。

    藍思齊想了一下,說道:“督憲,卑職覺得此事還是慎重一些的好!

    “哦?為何?”

    “現在督憲初來山西,根基還是不穩的,所以凡事都要穩定為上。那些通虜的將領固然可惡,都是罪該萬死之人,但也應該明證其罪,公開審判為上,否則由稽查部劍鋒司出手,會讓山西上下人人自危的!”

    劉君韜沉吟了一番,也是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雖然劉君韜心中對這些禍國殃民的敗類深惡痛疾,恨不得將這些人全部斬盡殺絕,但是也是認可藍思齊所說的話,還是很有道理的,自己可不能因為這些漢奸而亂了陣腳,讓自己接下來的計劃受阻。

    于是,劉君韜便說道:“這樣,給稽查部下令,讓部長黃武將那些通虜之人全部盯死了,只要情報部那邊塵埃落定,便立即拿人,全部抓回大同鎮城來,本鎮要公審這些敗類,殺人立威!”

    “得令!”

    次日,稽查部的快馬由大同鎮城各處城門分頭出城,朝著山西各地飛馳而去。
為您推薦
九龙六合图库2013